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查追踪 >> 内容

湖南长沙惊现诡异的扰乱法庭秩序案

时间:2019-10-31 11:18:30 点击:55

2015年7月23日,湖南长沙市雨花区法院没有离婚案件管辖权,违法受理女方谢蓝起诉离婚案件。不按正常分案在民三庭,办“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违规分案在少年庭。

少年庭法官苏辉为帮助女方谢蓝违法获得离婚案件管辖权,多次带女方及女方聘请的律师刘志江指使、串通长沙市雨花区公安分局黎托派出所副所长杜先敏、民警张朝晖伪造男方经常居住地和办理了居住证的虚假证据。杜先敏后来害怕,将虚假证据收回,苏辉还将该份证据复印件邮寄给男方。男方收到两份虚假证据后,亲友不服,在湖南红网百姓呼声发了一个举报帖子。

2015年9月17日,苏辉在没有依法裁定离婚案件管辖权,该院有21个有同步录音录像的法庭,13个空着的情况下,在该院健身房违法庭前质证。当事人提出异议后也未移出健身房。健身房现场没有审判员、书记员、当事人牌子,苏辉没有着法袍,佩戴国徽,书记员也不在现场。

2015年9月17日,苏辉健身房庭前质证现场照片。苏辉未着装,未佩戴国徽,桌上没有审判员牌、书记员牌、当事人牌、书记员不在现场,苏辉在玩手机。

刚进门,苏辉因为被举报,就发脾气,故意刁难,说被告本人没来,庭前质证搞不成,不搞了,被告委托代理人胡杨亲属关系证明必须盖派出所的公章。两名委托代理人手续合法、齐全,也不搞庭前质证了。双方发生争执,苏辉殴打胡杨。为掩盖事实真相,反构陷胡杨等人打了他,撕毁了证据材料。当年主管立案、少年庭、刑庭的副院长彭智勇将胡杨等三人非法控制。在破坏现场、、伪造、调换、隐匿、毁灭证据六个多小时后,向雨花区政法委虚假汇报,将受害人胡杨等三人移交给长沙市雨花区公安分局圭塘派出所。

胡杨出示亲属和派出所拍摄当时被苏辉用塑料审判牌砸和拳打脚踢腰上、背上、手臂、脚上八处受伤伤情照片。

圭塘派出所不依法主动回避案件的侦查,正式干警不敢作假案,由辅警采用冻、饿、不许上厕所、不许吃饭,威胁、引诱等手段非法获取虚假口供。干警陈阳、杨治平等不依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勘察现场,收集、固定证据,依法提取苏辉、胡杨指纹、DNA进行对比,作法医鉴定,查明案件真相,而是继续徇私枉法进一步调换、隐匿、伪造、毁灭证据,作假案,将胡杨等两人关押142天后取保候审。该案后由长沙市检察院商请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审理。

公诉机关长沙市岳麓区检察院故意隐匿审查起诉对胡杨三人问话笔录,圭塘派出所对胡杨当天晚上拍照的伤情照片,胡杨授权委托书,雨花区法院对胡杨三人、刘志江、谢蓝、书记员蒋奉平问话笔录、物业调查笔录、派出所几份情况说明等。事隔两年后,找苏辉、刘志江、谢蓝、蒋奉平诱导问话,放任他们改变证言,歪曲案件事实真相起诉,包庇苏辉等违法犯罪司法人员。

因为此案,导致受害人三人中一人患三级高危高血压、抑郁症、甲状腺癌症等严重疾病。另两人一人患严重抑郁症,一人患严重高血压。此案经最高人民法院延期两次,因一被告人重病中止审理。在该被告人疾病还加重了的情况下,2019年7月23日,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强行恢复案件审理。7月29日至8月1日,在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对此案再次召开庭前会议和后紧接着开庭。

庭前会议上,胡杨及辩护律师徐昕、曾满枝仍然提出该案不是法律规定的管辖权不明的案件,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错误。长沙市法检两院、上下级法院院长、检察长交流频繁,长沙市岳麓区法院现主管刑事的副院长就是省高院刑庭审判员挂职,“一竿子插到底”,案件错判后,上诉、申诉在湖南省,纠正困难。为了案件的公正审理,应层报最高人民法院指定湖南以外的其他法院审理。

为查明案件真相,胡杨及辩护律师一直多次强烈要求依法调取苏辉数次指使、串通黎托派出所副所长杜先敏、民警张朝晖伪造证据的监控,调查这一事实。调取雨花区法院事件发生时胡杨打了赤膊,现场三人指控苏辉打人,要求作法医鉴定四楼走廊监控,法警执法记录仪记录。依法鉴定雨花区法院说四楼走廊没有监控和执法记录仪记录,监控、执法记录仪主机。调取圭塘派出所、看守所对胡杨三人、苏辉、刘志江、谢蓝问话同步录音录像。鉴定刘志江有两份内容相同、时间不一样,不完整、断章取义,手机违法录音原件的真假。鉴定其他虚假现场照片、物证照片、苏辉伤情照片(照片签名从表面上都可看出是干警陈阳一个人签的字)。通知弄虚作假侦查人员和利害关系人苏辉、谢蓝出庭,但都被岳麓区法院没有任何理由驳回。

开庭审理,举证、质证,控辩双方针锋相对,争论激烈。主要争论“当天庭前质证是否合法、正当”,“刘志江手机录音是否真实,需要重新鉴定”,“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物证、书证照片能否认定”等,查明究竟是苏辉伪造证据,殴打胡杨,还是胡杨等人聚众哄闹,殴打了苏辉,情节严重,构成扰乱法庭秩序罪。

公诉机关举出健身房照片,认为健身房拉了一个帘子,有几张桌子、椅子,国徽,审判员牌、当事人牌,是合法的临时法庭。苏辉当年是雨花区法院助理审判员,正当履职,是合法、正当的法庭秩序。

辩护人当即指出健身房照片上明确写明是第二天拍的照片,不能证明是当时现场。当事人现场拍的照片健身房没有国徽,没有审判员、书记员、当事人牌,审判员位置只有两把椅子,书记员不在现场。苏辉未依法着法袍、佩戴法徽,介绍自己身份,在玩手机,不是合法履行职务,健身房不是合法的临时法庭。

而且,当天雨花区法院有21间有同步录音录像的审判庭,下午有13间空着。离婚案件传票通知当年10月20日开庭,适用普通程序审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庭审活动录音录像的若干问题规定》第1条规定,应当对庭审活动全程录音或录像。

当场被告人胡杨都说了为什么在健身房,苏辉没有作声。他们认为是苏辉伪造证据被举报,设局打击报复他们。法院、公安问话笔录,开始就是问网上的帖子谁发的。

雨花区法院没有离婚案件管辖权,违法受理案件。当事人提出管辖异议后,未依法裁定离婚案件管辖权,庭前质证违法。庭前质证没有满15天答辩期,没有提前三天传票通知当事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37条规定,书记员应当查明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是否当庭,苏辉质疑、查明当事人身份,亦违反法律规定。

法律上没有庭前质证这个程序,法院通知庭前质证没有法律依据,违反法律规定。庭前质证也不是开庭,开庭有调解、判决等程序,庭前质证没有这些程序,不能随意扩大开庭法庭秩序的范围。

当时是苏辉反复说被告本人没来,庭前质证搞不成,不搞了。既不是打算进行庭前质证,也不是庭前质证结束了的延伸,不符合开庭作扩大解释的庭审前,或庭审结束后的时间概念。

公诉机关提供一份刘志江陈述所谓在现场违法录音,证明胡杨等人聚众哄闹。

胡杨及辩护人反驳,法庭未经许可,不许录音。该录音是非法录音,不能作证据使用。该录音提取时间是2017年8月25日,时隔两年多时间了,不符合法律规定收集保存证据的程序规定。且所谓该录音手机一直没有依法封存,保留在刘志江手中,不能证明录音未被剪辑、修改。

2016年10月20日,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第一次鉴定此录音,录音提取时间是前一天下午16:26:10,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刘志江和圭塘派出所干警弄虚作假,将提取时间更改为第二天下午14:30至15:00。

更为可疑的是2017年6月30日,辩护人发现刘志江手机中有两段相同内容的录音,一段8分钟,一段8分钟25秒。刘志江当时解释是手机开了飞行模式,接了一个电话接着再录的,而这根本是不可能这样录音的。

2017年6月30日,辩护人发现刘志江手机中有两段相同内容的录音。

庭前会议和开庭胡杨及辩护人多次要求鉴定刘志江手机原始介质,鉴定录音是否剪辑、修改,公诉机关、法院,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均不予同意。

假使此断章取义刘志江故意录音真实,辩护人认为,从胡杨三人进门,苏辉就多次故意刁难,违法反复说被告本人没来,庭前质证搞不成,不搞了,又不退回胡杨交给他的身份证、户口本等,违法要求胡杨亲属关系证明必须盖派出所的公章。胡杨、任英有合法手续,苏辉又不搞庭前质证,胡杨等人并无过错。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争执,苏辉不依法进行制止、劝阻,互相争执,导致矛盾激化。发生争执后,录音中,虽然胡杨情绪激动,说了一句“我打死你”,但也不能推定胡杨打了苏辉。因为录音中胡杨说这句话后,后面还有很大一段对话。倒是录音中,胡杨三人在四楼走廊有五分多钟时间指控苏辉,还没有开庭就把我打成这样,看看,这都是你打的。苏辉只是小声推卸责任,你先打的啦,要胡杨穿上衣服。谢蓝先说,这是苏辉先,马上改口,这是你先动的手,我和书记员看在眼里(书记员当时不在现场)。胡杨回应,我动手,你放屁。

整个录音内容主要是当事人指控苏辉为什么带谢蓝去开虚假证明,苏辉要当事人拿证据出来。录音是一种争执,不是聚众哄闹。当事人没有聚众哄闹,导致法庭不能进行的故意。而是认为自己有合法代理手续,要求苏辉继续进行庭前质证,但苏辉却违法以被告本人没来,拒绝进行庭前质证,当事人并非无理取闹,而且,质疑刘志江既然有心录音,为什么不录视频?

公诉机关申请证人刘志江出庭作证,刘志江说颈椎病失忆,以当年公安问话笔录为准。被告人胡杨提出,刘志江当年当天法院笔录说男的有手续,两个女的没有。两个人用牌子打苏辉,牌子都打烂了。三个人堵住法官在角落打,估计有两分钟。抢证据材料,抢到撕毁了。公安第二天下午问话笔录就改了口,与苏辉的笔录基本完全一致,男的有手续,两个女的没有。被告人胡杨用右手抓苏辉衣服(被告人胡杨不是左撇子)。左手从下往上打,另两人具体怎么打的,没看清楚。当庭询问他,又说男的、另一个女的都有手续。只有几个平方米的房间,打了两分钟,怎么没看清楚?法院、公安笔录差别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别,刘志江说不记得了。录音中,苏辉这么被打,怎么没有吱一声,不符合常理。

苏辉、刘志江、谢蓝与被告人胡杨、另一被告人被排除的笔录第1、2、4、5、6份陈述相矛盾。更不符合情理的是,如打了苏辉,录音中,苏辉、刘志江、谢蓝不可能没有任何言语反映。苏辉殴打了胡杨,他们三人就一直在指控苏辉打人。而且,有证人作证,当天苏辉、刘志江、谢蓝是一起在派出所非执法区串通问话,不同的问话人,三人笔录基本雷同,刘志江、谢蓝问话时间完全一致,派出所说明在同一台电脑上打印,但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

刘志江、苏辉、谢蓝证人证言、陈述前后矛盾,互相矛盾,与录音也不能印证。录音中只有25秒的声音后是胡杨三人在走廊指控苏辉打人,没有刘志江、苏辉、谢蓝指控胡杨三人打人的声音。

证人证言属于言词证据,有易变得特点,存在根据利害关系进行取舍的可能,苏辉、刘志江、谢蓝有利害关系,互相串供,陈述矛盾,做几次假证,在没有其他种类证据予以佐证的情况下,对证人刘志江、谢蓝证言及苏辉陈述不能采信。胡杨等人是在被分开情况下讯问,法院和检察院审查起诉笔录基本吻合,可信程度高。

公诉机关举证赵梅证言,辩护人认为,录音中都体现雨花区法院有工作人员到现场,为什么不依法给胡杨作法医鉴定?苏辉的伤不是赵梅现场看到的,是后来到办公室看到的,来源不明。刘志江到处找证据,不存在有人抢证据,抢就直接责令拿出来。

吴福建证言,辩护人认为根本就是虚假证言。现场根本没有一个叫吴福建的人到现场,如到了现场,刘志江未经鉴定原件的录音中没有体现?这都是雨花区法院、雨花区公安局制造的虚假证据。

苏辉伤情照片、社区卫生所病历,这完全是虚假证据。现场苏辉没有说被打,更没有说有伤。他脱离现场多时后,晚上照相有伤,伤情来源不明,更不能证明是被胡杨等人打的。作为刑事法官,管刑事的副院长彭智勇如果苏辉现场被打伤,不要苏辉作法医鉴定,提取胡杨指纹、DNA固定证据进行对比固定证据?不符合常理。

损坏的塑料牌、扩音器等照片,没有原件可供质证,未经依法辨认和鉴定,完全是虚假证据,是苏辉殴打胡杨打烂的。

公诉机关在前两次庭前会议和开庭排除了1至4份被告人供述。这次庭前会议又悄悄地排除了被告人第5份供述。对此,被告人胡杨认为,前面排除的供述,无罪部分不能排除。他一直陈述苏辉对他拳打脚踢,腰上、背上、脚上、手臂被打伤,这与现场他们亲属拍的伤情照片是相吻合的。第6份供述,没有在逮捕后24小时讯问。10月1日逮捕,10月9日才讯问,违反法律规定。不同的问话人,第6次笔录与第2次完全相同。公安根本没有问话,当时是陈阳带一个辅警打印好材料到看守所威逼、欺骗他签的。

《公安机关讯问犯罪嫌疑人录音录像工作规定》第5条规定,在看守所讯问应当对讯问过程录音录像。《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1条规定,对于被告人审判前的供述,公诉人如不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或者已提供的证据不够确实充分的,该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该份供述要求依法提供看守所讯问过程录音录像,调取看守所提讯证,看守所当时监控。否则,该份口供应当依法排除。

被告人及辩护人提供当天健身房照片,胡杨被打现场照片,雨花区法院有21个审判庭,当天下午13个空着照片,雨花区法院没有离婚案件管辖权,调换证据,违法通知庭前质证传票等证据,证明雨花区法院在民事、刑事案件中提供了一系列虚假证据。

公诉人表示认可这些证据,但认为与本案没有关联或不能证明苏辉殴打了胡杨。

胡杨及辩护人认为,雨花区法院没有离婚案件管辖权,违法受理女方谢蓝起诉离婚案件。不按正常分案在民三庭,办“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违规分案在少年庭。法官苏辉为帮助女方谢蓝违法获得离婚案件管辖权,多次带女方及女方聘请的律师刘志江指使、串通长沙市雨花区公安分局黎托派出所副所长杜先敏、民警张朝晖伪造男方经常居住地和办理了居住证的虚假证据。

2015年9月17日,苏辉在没有依法裁定离婚案件管辖权,该院有21个有同步录音录像的法庭,13个空着的情况下,在该院健身房庭前质证,是违法的法庭程序,不受法律保护。健身房现场没有审判员、书记员、当事人牌子,苏辉没有着法袍,佩戴国徽,书记员也不在现场。刚进门,苏辉因为被举报,就发脾气,故意刁难,说被告本人没来,庭前质证搞不成,不搞了。要求被告委托代理人胡杨亲属关系证明必须盖派出所的公章。两名委托代理人手续合法、齐全,也不搞庭前质证了,发生争执,苏辉殴打胡杨。

从进健身房到被控制他就没离开过雨花区法院视线,伤从何处来?法院要自证清白。他被苏辉打后,当场要求法院作法医鉴定,为什么不作?他当场给弟弟发了求救短信,家人报警110三次,派出所来了两次,雨花区法院要自己处理。他们去找领导反映,确反被当年主管立案、少年庭(苏辉所在庭)、刑庭的副院长彭智勇控制。律师刘志江违法,手机有两份相同录音,未经鉴定录音原件。违法录音中,他指控苏辉在健身房开庭,还没开庭就把他打成这样。苏辉只是小声推卸责任,你先打啦。这些证据难道还不足以证明自己被苏辉殴打了吗?司法机关伪造、调换、隐匿、毁灭证据,导致真相不能查清,应作对被告人有利的解释。

他们没有聚众哄闹,扰乱法庭秩序罪的故意和行为,是苏辉违法和失当的行为,导致发生争执、冲突,他们并非无理取闹,不构成扰乱法庭秩序罪。

判决结果当庭宣判,被告人还是被判有罪,不过法官巧妙地宣判了拘役4个月20天,''实报实销'',正好折抵了被告被羁押的142天。被告人当庭表示上诉。其亲属表示,要继续控告苏辉等司法人员伪造证据,刑事案件中调换、隐匿、毁灭证据,构陷胡杨等人违法犯罪行为。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从不缺席,我们拭目以待。(李立)

转载地址:https://www.sohu.com/a/345371754_120212040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8922051051592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大连新闻网(www.100656.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大连通管局

  • 大连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商业资讯
    粤ICP备14093650号-1
  • #